點閱: 13

在上週看完第八集後本來想寫一下的,因為懶惰一直沒寫,但再剛好這兩集和上週的落差似乎有點大,所以還是記錄一下。

在前八集,穿越到現代的許任遇到了外科醫師崔延京,因為今古之間的兩邊穿越,讓延京相信了許任是從朝鮮時代穿越來的韓醫師,但因為許任似乎對金錢非常看重,讓延京對於許任是不是真的是個有人性的好醫官產生懷疑,這一切到第八集結束時,終於有個答案。

因為許任出身低賤,在朝鮮的年代,出身低的人無法晉升,也無法為貴族看病的,這意味著許任的醫術再強,他還是只能當個醫員,只能為窮人看病,永遠不可能從低賤的人生中出頭。

在許任被抓兵判抓到義禁府後遇到了許浚,許浚對著許仁說了
<在那個沒有賤出的那世界如何?和這裡有不一樣嗎?在這裡得不到的,在那個世界得到就有用嗎?你因為在這裡而扭曲的內心只會搞砸你的醫員人生。>

這究竟有什麼涵意?但也因為這句話,讓許浚認真的思考了他現在的價值觀是不是真的扭曲了?

杜七來到牢房,說兵判要出借許任一天,在路上杜七要求了許任救他大哥,許任又猶豫了,因為他知道雖然身為醫官,但他沒有任何的決定要不要救人的權利,杜七的大哥是下人,是因為偷了新夫人的餅才被打到奄奄一息,要救他必須要主子的同意才行,一開始他拒絕了杜七的請託,但抵檔不住杜七的請求,加上於心不忍,答應了救治,就在救活了杜七的大哥的同時,兵判和主子出現了,因為許任未經主子的同意救人,最於杜七的大哥仍被活活打死,而許任卻束手無撤,因為他只是個出身低賤的醫官,他什麼話都不能說,最後因為怕杜七也會打死,也只能求饒。

戲到這裡,總算知道為什麼許任對於錢財如此看重了,一切都明白了,而延京在牆外看到了這一切,也瞬間理解了許任的行為。

在這集後,我認為的許任的想法是,唯有賤出,才能想替誰治病就替誰治病,唯有賤出,才能讓那些奴碑的生死不是只能控制在他主子的手裡,而許浚所給他的忠告也是在點醒他,賤出不是唯一的方式,那只會讓他的內心世界更加扭區罷了。

這集是上半部最重要的一集,算起來前面的舖陳真的是蠻久的。

 

0000240413_001_20170904180459506.jpg

 

但是來到了9-10集,也算是讓有些觀眾最不解的兩集,不是看不懂劇情,而是對於走向有些不解。

從朝鮮回到現代的許任變了,對於延京的一切不再感興趣,對於視他為兒子的老奶奶也狠心不管,甚至說出了延京看到車禍病患都會害怕發抖,昏眩不適的事來傷害延京。

這不是許任,這不是許任,這不是許任!

到第十集更是讓許任與延京的紅娘吳荷拉領了便當,除此之外,延京的心裡創傷也在這兩集給了答案,就是因為自己的原因,造成爸爸車禍過世。

看完這兩集,我也終於可以了解為什麼會有觀眾喊著棄劇,這兩集真的很認真的灑狗血灑的極致,而且整個劇情又回到了很"復古"的韓劇劇情,在看到爸爸車禍那幕時,我有小小的翻白眼了一下,內心又響起來,怎麼又是車禍,到底韓國大卡車司機有多愛撞人?難怪大家會說這兩集看的有點無法接受。

不過戲嘛,總是會有人喜歡,有人不喜歡,對於許任的改變我倒是很能理解,再度回到現代的許任,還沒完全走出杜七事件的衝擊中,這時的他反而投入了為VIP客戶的醫治,或許是逃避的方式,表面的他無情,但在很多時候也看出他內心的掙扎,當他在醫院見到老奶奶時,他推開了老奶奶的手,但他心裡真的就不痛嗎?看看他坐在車內看著延京帶著老奶奶那幕時,他是不是也猶豫了?

對於荷拉的死,我也不太能理解編劇為何會如此安排,讓許任與延京連手救了他,卻又讓荷拉在他們面前離開,這會有多麼的心痛啊~

只能猜想,因為是荷拉讓許任和延京開始了緣份,在他們兩個行同陌路的這時,再透過荷拉讓兩人再度能走在一起,只是這個安排太太太另人無法接受啊!!

雖然我是還沒到棄劇的情況,畢竟前面幾集我個人是還蠻喜歡的,不過依目前走向看來,許任和延京的粉紅會有多少似乎是難了,因為才剩四集,要有粉紅,又要讓許浚變強變好,最後結局許浚應該還是回朝鮮,畢竟人家是朝鮮時代的頂尖名醫,沒有他那些窮苦人家沒有人願意救啊!所以我想結局應該也不用期待太多,只求能不草草收尾應該就不錯了吧!

FB帳號留言

Powered by Facebook Comments

發表迴響